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吓人的鬼

吓人的鬼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1-31 14:12 阅读:
  1、古墓里的冰美人   老有个传说,说后山上有个古墓,里面埋葬着一个漂亮公主,到底是哪个朝代的,村里已经没有人知道了,据说里面有不少宝藏,那个古墓也多次被盗,但是盗 墓贼从来都是只听说进去,没见谁出来过,阿曲是唯一一个活着并且见过那个公主的人,阿曲是邻村的一个瞎子,怎么会看见公主呢?   阿曲现在有60多岁了,以前阿曲并不是瞎子,年轻时英俊帅气,但是阿曲平生胆小,由于当时家里穷,经常吃不饱,所以阿曲就想做些买卖,没想到自己却被骗 了,最后惹了一屁股债,没办法只好做起盗墓的勾当,由于他胆子小,所以盗墓贼们都不会让他下墓,一般就是让他在外面放放风,出来时多少分给他一点,这天生 的胆小却救了他一命,只要一提起那个公主坟,他就奉劝大家千万不要靠近,自己的眼睛就是盗公主坟的时候受到“公主”惩罚瞎掉的。阿曲和盗墓贼们屡次得手, 但都是一些小物件,不值几个钱,所以想做次大的,就是盗取公主坟,阿曲听说过公主坟里宝藏很多,哪怕就是得到一件,这辈子就不愁吃穿了,但盗墓的都是只进 不出,心里不由得害怕起来,浑身发抖,但盗墓贼老大已经决定,自己要是不干,恐怕会被灭口,只好答应。   阿曲一行六人来到公主坟 墓地,老大带来专用铁锹和头,几个人轻车熟路就把公主坟抛了个洞,那个洞正好容下一个人进出,盗墓贼五个人都钻了进去,只留下阿曲在洞口放风,盗墓老大点 燃一根蜡烛拿起护盾,其他四个人也拉好护网,带好防毒面具,预防触发古墓里的机关,几个人径直朝公主坟里走去,一路上到处是骷髅白骨,墙面上有许多壁画形 象逼真,各个壁画上的人物,都等着大眼凶残之极,五个人一直走到公主棺材旁边,里面没有一处机关启动,看来这里根本没有机关,死的那些人一定是被墙上的壁 画吓死的吧!几个人心里暗自发笑,我们马上就是富甲一方的大款了,几个人看了看公主的棺材,也没什么特别之处,跟普通的棺材没什么两样,棺材长约2米,宽 和高约1米,是用石材砌成,上面十分干净一尘不染,看上去根本不像是几百年了,倒是有些像新做的棺材,棺材上面有些雕刻的凤凰样式的花纹。盗墓贼们已经无 心仔细欣赏了,几个人拿起撬杠用力将棺材盖打开,几个人顿时都惊呆了,棺材里发出刺眼的光芒,照的墓地里像白天一样,棺材四壁也突然降了下去,公主的俊俏 的容颜展现在五个人面前,公主被透明的冰棺冻在中间,就像活人一样躺在里面,要不是四周的菱角,真的无法分辨是死是活,冰棺慢慢的竖立起来,公主面带微笑 耸立在五个人面前,公主头上戴着金饰凤冠,身穿一身洁白的古装,腰里挂着一块凤式玉佩,双手在胸前互挽着,这个栩栩如生的姿态让五个人赞叹不已。盗墓贼老 二不由自主的伸出一只手扶在冰棺上面,想抚摸一下公主的脸狭。   “呵呵!二哥心里痒痒了,想女人了!”老三开玩笑道。   老二回答:“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女人!”说话时他想把手拿开,可是他的手已经被粘在冰棺上了,“不好!我的手被冻在棺材上了,快帮我拿下了!”   几个人一听赶忙用撬杆砸冰棺,老四拿起墙上的火把点燃了,想烤化冰棺,可是老二的手在冰棺上丝毫不动,整个胳膊也慢慢的变凉,身上结了薄薄的一层冰,懂 得老二嘴唇发紫,浑身打颤,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几个人废了半天劲,冰棺却纹丝不动丝毫无损,老二站在冰棺旁边,一只手扶着冰棺,被冻死了。   剩下的四个人心里都害怕起来,“咔嚓”一声老二的扶着冰棺的手垂了下来,四个人都注视着老二,老二身上的冰块呼啦一下脱落下来,两只眼睛等的红通通的, 露出诡异的微笑,突然扑向老五,狠狠地咬住老五的脖子,老三、老四赶忙扑过去拉老二,怎么都拉不开,老五疼的大叫起来,拿着撬杆砸老二的胸脯,但是老二却 越咬越紧,老五的喉咙被老二咬断了,老二吸了一口老五的血,猛地转过身来,大叫一声扑向老三,老三吓得赶紧就跑,还是老大手快,老大从工具箱里抓起一把榔 头,凶狠的朝老二头上砸去,“噗”老二的脑袋被老大砸了个稀巴烂,血一下子从老二的脑袋上喷出来,溅的老大满脸都是,血溅到冰棺上,霎时渗入冰棺,渐渐的 扩散至整个冰棺,不到一会功夫冰棺呈现成一个血色的长方体,盗墓贼们都惊呆了,整个墓穴被映照成血红色,冰棺开始融化了,“哗啦”一声冰棺整个被血融化开 了,从冰棺里流进整个墓穴的地面上,面带诡异笑容的公主耸立在他们面前,显得神秘而且高贵。墓穴的墙壁上,渗人的壁画在血的照映下,比画上的人物从壁画中 钻出来,手里拿着神器,悄悄的走到盗墓贼的身后,举起神器向老三、老四脖子砍去,老三、老四大叫一声,两个人的头颅已经攥在两个壁画人物的手中,两个壁画 人物一手攥着头颅,一手举着神器,瞪大眼睛直直的盯着老大。   老大转过身来,看见两个兄弟的身体直立在墓穴里,无头的身体上,脖 子里的血喷到2米多高,他赶紧从工具箱里拿出一个八卦罗盘,罗盘中间有个镜子,镜子放出金光灿烂的光芒,直射向两个壁画人物,两个壁画人物在罗盘的光芒中 消失的无影无踪,“呵呵,幸亏我早有准备!要不就跟他们一样了!”老大得意的说道:“发财了,这个宝藏,现在属于我一个人的了!”老大转过身,走到公主遗 体面前,得意的看着公主俊俏的脸,他伸手到公主的腰间,抚摸着公主腰间的凤式玉佩,怎么热乎乎的,老大有些奇怪,他刚想放开玉佩,但是他的手有些疼痛,他 手已经变成黑色,墓穴里发出烧焦人肉的气味,老大得手被烧成焦炭,他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美貌的公主一只手已经掐住他的脖子,脸上还是带着诡异的微笑, 另一只手直接捏在老大的头上,猛地一提,老大正在挣扎的身体和头已经分离了,老大的头面带痛苦的表情,目光斜视着自己的身体,公主将他的头丢在地上,他身 体上的两只手还在向上摸索,寻找着自己的头,身体后退几步倒在地shang不动了。   阿曲在古墓门口等着他们一直不出来,就伸头往古墓里 面瞧,里面灯火辉煌,他正好看见公主拧下老大头的那一幕,下的他尿了一裤子,藏在门口不敢动,公主在墓地里面慢慢的渡着步,突然猛地一回头,两眼发出火一 样的光芒,怒视着阿曲,阿曲的眼睛被公主的眼睛发出的火光烁伤了,他捂着双眼从公主坟的小山坡上滚了下来,昏死在公主坟的小山坡下。   等阿曲醒来,他什么也看不见了,从此,阿曲再也不敢踏进公主坟半步。
 
   2、可怕的裂缝   张丽的房子经过了一次扩建,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花园,然而这个花园却来得并不容易。张丽将门口的马路占去大半,用着多出来的路面筑起围墙,将其占为己有。只是围墙的建筑也并非一帆风顺,在某一个早晨,张丽发现不知什么愿意,围墙的一个角落裂开了一道缝隙,大约有五公分宽,一米高。而这道缝隙很奇怪,无论张丽用水泥补上还是用木板挡上,第二天都会奇怪的再次出现在围墙的其他位置,令人很是头疼。张丽想了想,觉得这个缝隙应该不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就索性不去理会了。   张丽在花园里铺上了草皮,种上了各种五颜六色的花,并在花园的中间立起了一把遮阳伞,底下放上一张竹藤摇椅。她喜欢在午后轻摇着椅子,品上一口绿茶的感觉。只是好景不长,张丽开始发现了这个花园的不寻常。   刚开始,她在喝茶的时候,鼻子总能闻到隐隐飘来的尸臭味,期初还以为是自己的心里作用,可几天过后,味道变得越发浓重了起来。浓重的味道令她心烦意乱,她站起身来,仔细找寻起源头来。只是越发寻找,越发觉得奇怪,那味道似乎理她很近。终于,张丽找到了味道的源头——那条奇怪的裂缝。   越靠近裂缝的时候,那味道浓重得令人作呕,仿佛空气都变成湿热的一片。张丽屏住呼吸,将头望裂缝里靠了过去,眼睛慢慢往裂缝中望去。   只见一直死老鼠躺在裂缝的深处,它的身体以及爬满了蛆,不断蠕动着,而肚皮也已经被啃穿,露出了里边的内脏。张丽视线方一看到,立马将头扭转向其他方向,但残留在脑中的画面依旧令她作呕。她硬下头皮将死老鼠用扫帚清理干净,并用水仔细冲洗了那条裂缝。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但是,这样的事情在第二天又发生了。   这次死亡的是一只黄色的,也是布满了蛆虫,身体被啃食的支离破碎。张丽又将尸体清理了,心里也开始发现了不平常的地方。明明昨天还没发现,怎么今天就有动物死在这里,并且看尸体的状况,似乎已经死去了超过三天,莫非,有人在恶作剧?   恶作剧的想法方一浮现,立马解开了张丽的所有疑惑。她坚信,一定是有人对她占有路面的情形不爽,暗地里故意将尸体丢到她的花园里。做出这么恶毒是事情的人,十有八九便是她的邻居。   既然已经肯定是犯人的范围,张丽也没有闲着,她像平常一样,依旧是坐在藤椅上喝着绿茶,只是视线一直默默盯着裂缝的那个方向。她在脑中幻想着,在围墙的另一端,此刻正有一个拿着尸体蹲着的人,他眼神猥琐,神情慌张。只是这个留在幻想中的人始终都没有出现,夕阳落山后,张丽看了看那道裂缝,只见里边依旧没有任何东西。张丽笑了笑,心想,肯定是自己一直盯着这里,坏人都不敢下手了,看来真的是人为的恶作剧。一直这般高度集中的注视着裂缝,此刻她也感觉到有些困意了。起身收拾好东西回了房子,为自己的晚餐忙活了起来。洗碗,择菜,淘米,这一连串的事情令她忙碌的忘却了今天所有不愉快的事情,待到她将米放进电锅里,仿佛也将事情放下去了。过来一会,房门打开了,张丽端着淘米的水走了出来,方一出房间,立刻被腐肉的味道呛得不停咳嗽。张丽匆匆放下手上的盆子,快步向裂缝的方向跑去,果然,味道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因为天色已晚,昏暗的天空已然没有任何光亮,张丽不得不蹲下身去仔细辨认一下裂缝里的东西。狭小的缝隙里,仿佛一坨肉球的东西卡在里边,散发出浓重的味道。张丽看着这一坨肉球,感觉到有些熟悉,似乎是在什么时候曾见过,她急忙跑回房子拿出手电筒,接着手电筒发出的昏黄的光看清了裂缝里的东西。   “这是……”张丽吃了一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抖得厉害,手电筒的灯光摇晃不停。只见在裂缝中竟然躺着一个婴儿的尸体,看上去还未满一岁的样子。婴儿的下半身水肿的厉害,像是在泡在福尔马林里的标本,而婴儿的头部则是卡在裂缝里严重变形里,黑色的血水顺着婴儿的五孔留出,画面看起来格外诡异。而张丽的脑海中在不断喧哗着,她试图回忆起婴儿这张熟悉的脸。张丽的脸上充满了困惑,在昏暗的灯光的衬托下,显得很是颓然。   “是他!竟然是他!”张丽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突然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随即被巨大的恐惧替代,变得惨白无色。   故事回到一个月前,张丽的情夫告诉她,他不会再来这里了,他有着自己的家室,不能陪她在这般糊涂下去。张丽哭着拉住男人,却被男人推开,男人掏出钥匙递给她,对她说道:这间房子就给你吧,当做给你的补偿。言罢,男人走出张丽的房子,上了车驶离了这里。张丽茫然的走出门口,望着汽车扬起的尘埃,默默落泪。她在门口的楼梯上坐下,回忆着之前发生的点点滴滴,泣不成声。突然有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回响着:凭什么我得就这样被抛弃!我不服!没有了你我要怎么活下去啊!   张丽站起身来,拭去眼泪向马路奔跑去过。   嘶哑的叫声在脑海中回响着,呜咽的呻吟声彷如骨一般,扭曲的神情在眼前一遍遍回放着。张丽喘着粗气从计程车上跑下,回到了自己的房子里,慌乱的锁上了门。她的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就在她跑向马路的这短短的一个小时里,她竟然做了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情。   张丽跑到路上拦了一辆计程车,独自跑到了情夫的房子。透过宽大的落地窗,她发现原来情夫的老婆孩子了,如此想来,竟然是因为小孩子就抛弃了如此深爱着你的女子。怒火中烧的她,在房子外边寻找着进入的入口,终于发现了一个没有关紧的窗户。张丽偷偷爬了进去,抓住了孩子的脚,将孩子的头朝下浸入缸里。   “咕噜咕噜咕噜……”冒泡声在张丽的耳边回响着。之后她慌张的跑到马路上,拦了一辆计程车跑回了家。   “孩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是谁把他放在这里的!出来!”张丽开始自言自语起来,抬起头对着天空吼道。   “咕噜咕噜咕噜……”冒泡声又在张丽的耳边回响着,她吓了一跳,低头望去,小孩扭曲的脸正直溜溜望着她,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