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恐怖鬼

恐怖鬼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1-31 14:12 阅读:
  1、摄魂相机   李锐是个摄影爱好者。这天,他对妻子美慧说要开车去骷髅谷采风,计划三天后回来。   骷髅谷的名字虽然吓人,但风景非常秀丽。李锐在路边搭了个帐篷,在那里露营。晚上,他拿起相机,穿过马路,去对面的山坡上拍摄夜晚的星空。这时,镜头里突然出现了一颗巨大的彗星,仿佛是从天上掉下来了。李锐仔细一看,不禁头皮阵阵发麻,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星,而是一颗飘浮在空中的白色骷髅。   一定是幻觉,李锐使劲摇了摇头。夜深了,应该休息了,他急急地向帐篷走去。刚踏上马路,一辆汽车像闪电一般飞驰而来,李锐被撞倒在地。汽车里走下一个黑衣人,身材非常高大,走起路来却无声无息。黑衣人下车之后,弯腰捡起一块黑乎乎的物体。李锐心里一惊,肇事后还想要杀人灭口?   黑衣人走到李锐身前,双手举起了手中的物体。李锐吓得用双手捂住了眼睛。随着“咔嚓”一声响,他睁眼一看,原来黑衣人刚才捡起来的是自己的相机,黑衣人正在给李锐拍照呢。李锐非常生气,看样子今天是遇上了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了,撞了人还有闲心拍照留念。这时,李锐摸到了兜里的强光手电,就在黑衣人准备再次拍照时,李锐打开了手电,本能地向黑衣人的脸上照去。   这一照,李锐看见了黑衣人的头分明就是一颗白色的骷髅!李锐“啊”的一声大叫,牙齿打战,哆嗦着问:“你是人是鬼?”   黑衣人听后,放下了相机,将骷髅头凑到了李锐的近前,说:“我不是人,也不是鬼,我是死神。”   李锐一听,不由得暗自叫苦。这时,死神又说话了:“我喜欢你的相机,它可以给每一个被我带走的人作个记录。”   李锐慌乱地说道:“既然你喜欢我的相机,我可以送给你,只求你放我一条生路。”死神哈哈大笑:“你想和死神做交易?”随后又沉吟着说:“既然你想用你的相机换你的命,也行,不过还有个条件,就是你必须找一个人来代替你。”   只要能逃此一劫,说什么李锐都会同意的。死神要求代替的方式也挺特别,他并不要李锐真的去杀人,而是用相机拍下那个代替的人就可以了。因为从相机被死神捡起来那一刻起,相机已经属于死神,只要被那部相机拍下的人,都将会被他带走。   之后,死神丢下相机,说好了三天之内,李锐拍下相片,他会随时出现,取回相机和那个代替者的命。   死神走后,李锐再也没有心情在骷髅谷待下去了,立刻连夜往回赶。直到在楼下看见了里的灯光,他的心情才放松了一点儿。   李锐三步并作两步,到了家门口,按了半天门铃,也不见有人来开门。妻子美慧到底在家干什么呢?他急急地从背包里找出钥匙,就在他开门的一刹那,眼前人影一闪,李锐看见一个黑影从阳台上一跃而出。李锐快速地冲到阳台上,可外面漆黑一片,哪里看得见什么人影?   这时美慧听见了响动,睡眼惺忪地起身,看见李锐,不由惊奇地问道:“你不是说出去三天,怎么今晚就回来了?”李锐黑着脸反问:“是不是惊扰了你的好梦?”美慧若有所思地说:“是惊扰了我的一个梦,不过不是美梦,而是一个噩梦。”   李锐再也忍不住了,不由得大吼起来:“你还在装什么?你趁我不在家,干得是什么勾当?你说,刚才从阳台上逃出去的是什么人?”美慧的脸上掠过一丝慌乱,很快又镇定下来,茫然地问道:“哪有什么人?我一直一个人在家里睡觉呢。”   李锐突然觉得心如死灰,他一头扎进书房,不管美慧如何敲门,也不再理睬。他颓废地倒在座椅上,想想今天发生的一切,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李锐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给美慧拍一张照片,让她来代替自己,不但可以完成死神交代的任务,还可以出了胸中的这口恶气。   第二天一早,美慧从厨房里端出丰盛的早餐,对李锐说:“吃吧,昨晚连夜赶回来,肯定累坏了吧?”   看着美慧若无其事的样子,李锐心里不禁一阵恶心,但转念一想,这个女人很快就要代替自己去死了。这样一来,李锐态度缓和地说:“是啊,昨晚是我不对,让你受委屈了。”   吃完早餐,美慧柔声说:“老公,反正你已经请了三天假,难得空闲,我们一道去公园逛逛吧!”李锐想,这样也好,可以名正言顺地找个机会给美慧拍上一张相片。   李锐已经记不清多久没和美慧一道出门游玩过了。婚后的李锐,在经历了几次生意的失败之后,不再相信任何一个人,整天和相机为伍。而他们的婚姻生活,也渐渐蒙上了一层阴影。   美慧将李锐带到了天井湖公园。这里,曾是李锐和美慧情定终身的地方,可如今李锐却感觉到物是人非,美慧似乎也心事重重。前面就是“连理”了,李锐停下脚步,看了看美慧说:“还记得那棵树吗?”美慧轻叹了一口气:“你就是在那棵树下向我表白的,我到死也不会忘记。”   说到死,李锐的心里不由得一颤,就这里吧。李锐声线发紧地说:“要不,你去那棵树下。我给你拍个照吧?”   美慧看了看李锐说:“你不是不喜欢拍人物吗?为什么今天想要给我拍照?”   李锐故作轻松地说:“我不喜欢拍别人,但你是我的爱人,而且这棵树又是见证我们爱情的地方,留个纪念,我还是很乐意的。”   美慧笑了,听话地站到树下,还不忘从包里拿出一面镜子,补了点妆。然后对李锐点了点头,表示已经准备好。   李锐拿着相机,看着镜头里依然美丽的美慧,心底一阵发凉。他知道,当他按下快门之后,这个美丽的女人就不存在了。李锐的手不禁微微地颤抖起来,冷汗不住地从额头上滴落。   还有两天的时间,既然选择了让美慧死,为什么不让她多活两天呢。李锐放下了相机,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说:“相机没电了,还是过两天再拍吧。”   美慧仿佛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回来的路上,李锐的心情放松了不少,既然还有两天的时间,就让美慧好好地享受一下这最后的生命吧。李锐开始迎合着美慧的爱好,像当年开始追求她的时候那样,处处哄着她开心   李锐的改变,让美慧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她充分享受着这份甜蜜。看着美慧开心的笑脸,李锐心头的乌云也渐渐拨开。原来,给予一个人快乐,快乐的并不只是对方,自己也得到了同样的快乐。   这两天,李锐充分地享受着这迟来的幸福和快乐。可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李锐知道,已经到了最后时刻,如果再不动手,死神会毫不留情地带走自己。   吃完最后的晚餐,李锐看着美慧的眼光开始渐渐怜惜起来,这个无辜的女人,还什么都不知道。李锐突然心生了诸多的不舍,回想起来,那些生意上的失败又算得了什么?就算美慧真的出轨了,和自己的改变也有着很大的关系,如果天天可以这样幸福地生活,他相信美慧是绝不会背叛自己的。   想到这里,李锐咬着牙改变了心中的决定,既然死神当初是想带走自己,那么还是把活着的机会让给美慧吧。   就在这时,美慧打开了书房的门,冲着李锐妩媚地一笑说:“老公,你回来已经两天了,这两天,我过得很快乐。那天你说,想给我拍个照,今晚给我补上,好吗?”   李锐的心里一阵酸楚,他强作笑颜说:“不行,相机已经坏了。”   美慧没吱声,转手拿起相机,眼泪却不停地流下来:“老公,你不是想知道那天晚上从阳台上逃走的是谁吗?我现在可以告诉你。”   李锐苦苦一笑:“是谁已经不重要了,这两天,我已经想通了,我不怪你。”   美慧扑在了李锐的怀里哽咽:“不,我一定要告诉你,因为他就是和你有过约定的死神。他故意让你起疑,料定你会拍照杀我,所以让我在你拍照的时候,举起手中的镜子挡住自己。这样,你拍到的人还是你自己,因为没有人可以逃脱死神的控制。可是,在那天你放下相机的一刹那,我就知道,你还是爱我的。”   李锐的头皮一阵发紧,原来美慧什么都知道了,而且她根本没有背叛自己。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多疑,给了死神可乘之机。   李锐一把夺过美慧手里的相机,故作轻松地笑了起来:“既然这样,你还照相干什么,反正那是我和死神之间的事情。”   美慧的泪水仍在不停地流淌:“你不知道,其实我和死神也有一个约定,如果我把这个秘密告诉了你,我也会被带走。现在,我已经说出了这个秘密,这样,我就必须代替你了。”   李锐傻傻地看着美慧,一把把她揽在怀里。美慧仿佛也了解李锐的心思,既然都无法逃脱,还不如一起面对。两个人亲密地脸挨着脸,笑中带着泪。李锐拿起了相机,按下了快门,拍下了他们婚后唯一的合照。   阳台外,一个飘浮在空中的黑影,轻轻叹了一口气,又摇了摇头,飘然离去。
 
   2、好朋友,他在笑   我一定是被鬼缠上了,不然怎么会天天倒霉:身上总是莫名其妙地出现伤口:钱包掉了好几次;骑自行车掉进水坑里;最严重的是走路被摩托车撞……   我的好朋友梁丘劝我不要太沮丧,说困难只是暂时的,好运总会到来。   好运迟迟没有来,我的女友也和我分手了,理由竟然是没有理由。那夭我喝得酩酊大醉,一个人走在回出租屋的路上。天空突然下起了,我脚下一滑,整个人跌倒在烂泥中。酒醒了一半,我突然想哭,却在这时听到一阵阴冷的笑声   我奋力地抬起头,正对上一个披头散发、青面獠牙的鬼。它双脚离地,正用黑洞洞的双眼看着我。   “是你,是你把我害得这么惨对不对,你究竟想干什么?”我歇斯底里地吼道。   那个鬼在我身边绕了两圈儿,说:“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你死。只要你活在这个世上一天,就不会有好日子过!”   我听后浑身发冷,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恐惧。我哀求道: “求你放过我吧,我哪里得罪你了吗?只要你说出来,我立刻改正。”   那个鬼摇了摇头,阴森森地说: “只有一个办法能让我放过你。”   “快说,是什么办法?”   “你自杀吧!”它说完就飘走了。   雨越下越大,我绝望地走在路上。迎面走来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伞。他来到我身边,搀扶起我的胳膊。   我这才看清来人是梁丘: “梁丘,我要死了,还好临死之前有你这样的朋友。”   梁丘忍不住笑了两声,说: “你喝多了吧?不过是失恋,至于吗?”   我用手指了指漆黑的远处,把刚才那个鬼的话转述了一遍。我的意志已经被摧毁了,放弃了活下去的念头。但是梁丘却不这样想,他说: “鬼并不是你想像中那样不可战胜的。既然它想看你死,我们就做一个假象把它引出来,借机除掉它,你的威胁就解除了。”   生死关头总能看出谁是真正的朋友。我又打起了精神,和梁丘回到出租屋。我准备先休息一下再做打算,正当我冲洗身上的污垢时,在镜子里发现自己的脖子上有一圈儿红印,就像被绳子勒过一样。我还没来得及多想,那个鬼再次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它用利爪锁住我的脖子,我头皮一阵发麻,一股寒意从后背延伸到了脚底。   我被勒得无法呼吸。   它阴森森地在我耳边说: “放心吧,我是不会杀你的,我要亲眼看着你自杀。你看,脖子上的这道红印多漂亮,简直像艺术品,你不如就选择上吊吧!”   它说完就消失了。   我用手捂着脖子,浑身发抖。不过我为自己鼓劲:反正也是一死,那就来个死网破!   隔天早上,我和梁丘一起去外面采购对付鬼的东西,买了大蒜、朱砂、桃木剑等,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入夜之后,我和梁丘一起来到了小树林。   周亮   我站在一棵歪脖树下,将绳子系在树枝上,然后扭头看了看一旁的灌木丛。梁丘就藏在那里,等会儿我假装上吊,引出那个鬼后梁丘就会借机用“法器”除掉它。   我站在凳子上,将脖子挂在绳套里。脚用力一瞪,凳子倒了,我身体悬空,两只手用力抓着绳子,以免脖子真的被绳子勒住。就在这时,我看到那个鬼出现了,就在我面前不远的一棵树下。   “它、它来了!”我勉强说道。此时我两条胳膊已经快撑不住了,如果梁丘不抓紧时间将那个鬼除掉,假装上吊将变成真上吊。   可是梁丘迟迟没有行动。我实在撑不住了,用尽最后一口气喊道: “梁丘,先把我弄下来!”说完这句话,我胳膊松懈下来,脖子直接挂在了绳子上。顿时,强烈的窒息感传来。   梁丘从灌木丛后面慢悠悠地走出来,与飘到他面前的鬼面对面站着。   “救我……”我发出了连我自己都听不请的求救……   梁丘根本看都没有看我一眼,也不知道和那个鬼在说些什么。   我彻底地绝望了,之后便失去了知觉。我本以为自己就这样死掉了,但当我睁开眼睛之后,我看到了梁丘。   梁丘说: “别怕,现在你已经安全了,那个鬼不会再来了。”   梁丘说鬼不会无缘无故地找人麻烦,是我之前得罪了鬼。而且不是一个鬼,是一群鬼。即使除掉那个纠缠我的鬼,剩下的鬼也会变本加厉地来害我。   我想破头皮也想不出什么时候得罪了鬼。   梁丘问我: “你八月十七号那天干什么去了?”   此刻我嗓子很疼,声音也变得很沙哑,艰难地说: “这一天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我陪周亮去上网,回来的时候周亮和我打赌:如果我敢去附近的基地照张相回来,他就请我吃羊肉串,吃多少都可以。”   “你再仔细想想后来又发生了什么?”梁丘说。   “我去了墓地,打开闪光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不是很清晰,为了不让周亮耍赖,我又照了好几张照片。回去之后周亮认赌服输,信守承诺地请我吃了一顿羊肉串。吃完羊肉串回来之后我就拉肚子,从那天开始,倒霉事就接踵而至。难道,这和我去墓地拍照有关系?”   梁丘说: “八月十七号正是阴历的七月十五,鬼节,很多鬼魂聚集在墓地里。你用闪光灯照相,这一行为惹怒了鬼,所以才遭到它们的报复,因为这是对鬼魂极为不尊重的行为。”   我这才明白自己中了周亮的圈套。这一切都是由他引起的,要不是梁丘向鬼求情,估计我现在还被鬼缠着。   不能就这样白白受罪,我必须让周亮也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儿。我对梁丘说: “周亮欺人太甚,我和他无怨无仇,他竟然害我。我要报仇!”   梁丘不情愿地说: “本来我不想说,但你有权知道。你和你女友分手之后,周亮便开始追求她,现在他们两个在一起了。这可能就是他害你的原因。”   我一拳砸在床板上: “简直是欺人太甚,这个仇必须报!”   梁丘建议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认识几个鬼朋友,可以让鬼去报复周亮。   隔天夜里,我见到了梁丘的鬼朋友。我向它说明情况之后,那个鬼就飘走了。   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周亮会倒霉吗?   她在笑   早上,我跟在周亮的身后,发现他每走一段路就跌一跤,腿上像是拴了铁链一样。看到这些我心里痛快极了,因为曾经我也受过这样的折磨。   几天之后,周亮像是变了一个人。他身上沾满泥土,头发乱糟糟的,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只不过他依旧面带笑容,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天夜里,梁丘气喘吁吁地从外面进来,慌里慌张地说: “不好了,咱们派出去的鬼没有回来,肯定是出了问题。”   果不其然,梁丘话音刚落,出租屋的门就被推开了,来者正是周亮。周亮手里拿着一个葫芦瓶,上面贴着一张纸符。他将瓶子晃了晃,对我和梁丘说:“这个鬼已经全部交代了,是你们让它来害我的。我很‘感谢’你们!”周亮说完,将葫芦瓶打开。葫芦瓶里冒出一缕白烟,那个鬼像是受了惊吓,迅速地飘出窗外。   见他也吃了不少苦头,我心里稍觉平衡,用冰冷的语气说: “你走吧,这里不欢迎你。”   周壳并没有因为我的冷言冷语而改变态度,而是笑着说: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到时候你就全明白了。”   我不知道他又要耍什么花样,之前 就在心里暗自发誓,从此之后再也不相 信周亮。这时,一旁的梁丘说: “我陪 你一起去,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在梁丘的陪同下,我随着周亮来到 校外的一处老社区。这里的楼房都很破 旧,很多住户已经搬出去住了。周亮带 我们走进一栋楼房,来到三楼之后,敲 了几下生锈的铁门。   门开了,门后站着一位头发花白的 老人。老人见到周亮后很开心,热情地 邀请我们进去。   周亮和老人聊了几句,并介绍了我们 的来意,说是看望老人的孙子。接着,我 和梁丘随着周亮来到另一个房间。   一个和我们年纪相仿的男生躺在床 上,周亮指着他说: “你应该还记得他 吧?”   我摇了摇头,这个人我真的不认 识,对他一丁点儿印象都没有。这个人 好像是生病了,看上去很严重。   周亮无奈地笑了笑,说: “他叫王 小冬,躺在床上已经一年多了,生活完 全不能自理……”   我打断周亮的话,说: “他确实很 可怜,但和你害我有什么关联吗?”   周亮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惊慌地 喊道: “快跑!”   我还没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就 感觉头痛得要命,随后便失去了知觉。   当我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顿 时双腿发软,额头上面直冒冷汗——我 正站在楼顶上,再往前迈一步就掉下去了,而我的身体也不受自己所控制了。   楼下已经挤满了人,大家都在劝我不要跳。我想说自己根本不想跳,可是嘴巴紧闭着发不出声音来。   这时,我耳边传来阴冷的笑声,和之前那个折磨我的鬼发出的笑声一模一样: “我本来打算放过你,你却不知悔改。我只能让你尝尝这种滋味儿了。”   我真的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这个鬼,想解释,可是嘴巴不听使唤。就在这时,梁丘和周亮及时地赶到了楼顶。   周亮气喘吁吁地说: “王小冬,千万不要这样做,我们的初衷不是这样的!”   原来操控我身体的人是王小冬,就是之前躺在床上的那个人。他还没有死,怎么能像鬼一样操控人的身体?   王小冬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我并不是真的想害你,就是想让你知道在绝望的时候被人落井下石是一种什么感觉。”   我的双眼不由自主地看向楼下的人群,在人群中看到一个人在笑。这个人笑得很开心,而且在不停地喊: “有本事跳下来啊……”   此刻我感觉很心寒,因为喊这句话的人是我的女友蒋莹莹。不对,她早就已经不是我的女友了。   起哄   “现在知道这种滋味儿不好受了吧?当初你就是这样做的!”王小冬说。   我根本不知道王小冬跳楼的事情,这里面一定有误会。我想解释,可是说不出话,幸好周亮在旁边劝说王小冬,让它不要冲动。   终于。王小冬离开了我的身体。憋在心里的一口气终于可以喊出来了,我大叫一声,将内心里的焦急、恐惧全部释放出来。   我逃离危险区域,语速极快地对王小冬说: “这肯定是误会!我根本没有在你跳楼的时候笑,更没有起哄让你跳下去,这里面肯定有误会!”   周亮听后紧皱眉头,说: “咱们先离开这里,找个方便的地方再说。”   我们来到出租屋,周壳将门窗全部关严。这时,王小冬也飘了过来。   周亮说,当初王小冬心里面很绝望,所以才选择跳楼自杀。他没有摔死,只是灵魂脱离了身体。它跳楼之前看到我大笑,心里对我充满了怨恨。于是,他的灵魂变成怨灵后对我进行了报复。   周亮劝说王小冬不要害我,而是让我也体会一下这种绝望和恐惧的感觉。他让我去基地照相,就是想让我感受一下恐惧,让我学会尊重死者。他觉得只要我明白这种滋味儿,就会自动改正。   基地并没有让我感到恐惧,之后王小冬便开始给我制造各种麻烦。   本来上吊之后王小冬就原谅了我,可是当我见到躺在床上的王小冬时,却说不认识王小冬。王小冬的怨灵大怒,将我带到楼顶,让我又一次切身体会到了绝望的滋味儿。   我解释说: “我真的没有出现在王小冬自杀时的现场,更不用说大笑和起哄了。我想王小冬一定是认错人了。” 王小冬坚定地说: “不可能,我不会认错的。我跳下来之后,灵魂从身体里摔了出来,从那时起我就跟踪你了。”   我听后很生气:这简直是诬陷,无论王小冬有什么理由自杀,都不应该来报复我。憋在心里的火终于忍不住爆发,我怒斥王小冬: “你好意思自杀吗,你自杀了家里的老人怎么办?现在你的身体每天都需要人照顾……”   话还没有说完,一旁的周亮就急忙阻止了我。他小声说: “王小冬的灵魂已经受到损伤,它体内残留着一股怨念,只要你向它承认错误,消除它的怨念,它就可以投胎转世去了。”   可是我真的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承认错误?   这时,一旁的梁丘说: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每次跳楼都有人在下面起哄?”   我觉得梁丘说得有道理,便补充道: “我虽然和蒋莹莹分手了,但我和她并没有仇,她为什么要在我‘跳楼’的时候笑?这明明是在故意让我恨她。现在周亮是蒋莹莹的男友,让他去问个清楚。”   梁丘看着周亮,说: “难道这次不是你们商量好的吗,她应该是故意在笑吧?”   周亮说: “这次事发突然,根本没有事前计划。蒋莹莹在你准备跳楼的时候挑衅你,这样做简直太危险了,我一定要找她问清楚。”   抓住它   蒋莹莹和我的回答一样,根本不承认去过跳楼现场。她对我说: “我是假装和你分手,我怕王小冬害你,所以才配合他们这样做。你会原谅我吗?”   我当然原谅她,能听她这样说简直太开心了。现在就是商议对策,找出那个真正的幕后黑手。   我对大家说: “不如这样,我再假装跳楼一次,你们在楼下仔细盯着,找到那个放声大笑并起哄让我跳楼的人。幕后黑手很有可能就是这个人或者附在这个人身上的鬼。”   大家同意了我的观点。   这天傍晚,我又来到了楼顶,并装出要跳楼的样子。   楼下很快聚集了一群人,我在人群中寻找那个挑衅我跳楼的人,可是一直都没有找到。就在我准备返回去的时候,一只冰冷的手搭在了我的肩上。   我回头一看,一张狰狞的面孔近在咫尺。我准备呼救,它说: “你敢叫我就把你推下去。”   我战战兢兢地问: “难道是你?”   它说: “没错,王小冬是被我逼人绝境,才自杀的。你也是被我控制之后挑衅王小冬跳搂的,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问它。   它说: “我要让仇恨不停地循环,像球一样越滚越大,然后我就可以吸收无尽的怨念,增强自己的戾气了。”   “可是大家与你无冤无仇,你这样做顾虑过别人的感受吗?”   “当初我被逼入绝境,非但没有人伸出援手,还有人嘲笑我。我选择自杀,并在心里埋下深深的怨恨。我要报仇,这就是我的目的!”那个鬼已经失去了理智,张开血盆大口,发出凄厉的“嘶嘶”声。   就在我陷入绝望的时候,王小冬的魂魄冲了过来。它和恶鬼扭打在一起,很快梁丘、周亮和蒋莹莹也都赶到了楼顶。   王小冬和那个鬼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但它想要降服那个鬼根本不可能,最后只能与之同归于尽。   四周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我长出一口气,正打算转身离开,却发现身体再次不受自己控制,朝天台外迈出了一步……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