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雪的散文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1-13 03:01 阅读:

  雪,是冬日里唯一能让我欣喜的东西。它是大自然赐给我最曼妙多姿的礼物,它总能勾起我美妙的回忆......

  今年的冬,雪并不是很多,因此,在印象里,只有一场称得上真正下雪了。

  那日是在单位看到雪花,小镇架在山峰顶上一片狭长的平地上,四周皆无挡风的东西,所以称为平峰。这地方又寒又冷,那北风从四面而来,呼啸而过,高处不胜寒,这里的雪花也变得凌乱了。它们被风裹挟着,时而急速回旋,时而拍打粉面,时而优雅静谧,时而又狂躁不堪。就是世间最多才的诗人,也无法捕捉它在某一刻的传神动态,就像是一场随性而起的交响乐,找不到它准确的音符。

  雪,不拘泥于形式或者束缚。它脱洒奔放、形态不羁,它从来不会按着既定的步伐而来,每一场演出都有它的魅力,独一无二。因而,世间飘雪千万次,却依旧引起诗人赞叹:哦!它是如此自由!惹人羡慕!

  这场雪似乎兴致勃勃的,它从早间拉开了帷幕,大气磅礴,倾斜而下,一整日竟未有停歇的迹象。地上积雪已能没过整个鞋子,街道上偶尔有孤单的影子匆匆而去,留下了一排浅浅的脚印。

  诗人形容白时常用“雪白”这个词,那小小的千万晶体堆积成的柔软的雪床,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白得如此纯粹。

  第二日,天终于放晴了,便急忙收拾了行装,准备回家。家里没有人,不知这般厚重的雪,会不会将那年老高龄的土坯房压垮,它实在太老,很担心它撑不住厚雪的重量了。

  出了门来,猝不及防,双眼便被刺得花白睁不开。再慢慢睁开去适应,自己也是呆了,这雪厚得竟然没过了脚踝。

  落雪放热融雪寒,天色透亮深远,宝石蓝色晴空,白色覆盖大地,一派妖娆素裹。那悬挂在当空的太阳丝毫起不了温暖的作用,一路上伴随着松软的雪花咯吱咯吱的音乐,呵气成霜,鼻头也渐渐冻得通红。待我爬上这平峰的峰顶时,被冻出了满眶的热泪。

  远处富有层次的延绵山脉,被祥瑞之雪覆盖,有北国风光、千里冰封的气魄!那群山正似蜷伏的卧龙,角顶白装簌簌,身临妖娆素裹。那狭长的沟壑,却似银蛇延绵而卧,低沉静稳。

  山坡陡峭,我小心地试探着前行,却还是不小心重重地摔了下去。待整个人陷在雪里面,我开心地大笑起来,而忘记了屁股的疼痛。

  还好,回到家里,欣喜地发现一切如故,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院内院外,除了自己的脚印,便再也无人踏足。无人踏足的雪纯粹干净,安安静地消融着。目睹它一点点融化成水的痕迹,那么的静谧。狗狗见我便欣喜若狂地扑闹着,沾满白雪的爪子没商量地就搭在了我的肩上,那么一瞬间,爪子上的雪就化成了水珠,浸湿了我的肩膀。

  这时,我似乎明白,这美丽的雪是容易消失的,它短暂而高贵,只能存在于冰寒之中。阳光的温暖,意味着它生命的终结,于我们而言的温暖,对白雪而言,却是结束生命的残忍。

  其实,人的一生也是这白雪的慢速重演,干净地来到这个世界,经历了红尘滚滚,逐渐被社会染成五颜六色,直到死亡的一刻,才能化作一滴干净的水珠,这中间的故事,简单而言,像极了白雪的生死。

  高中时,曾和朋友有一场操场上的雪战。那场雪静谧而又奔放,疾风呼啸。因为笨拙,吃了她们不少的雪球,直到最后,我通身是雪,像是一个人体雪人。时至今日,那欢笑的俏皮,再也回不到以往了。

  昨日,那悄悄发芽的草尖已经有了浅绿色。今日,却随着春日里的北风降下了本属于冬日的雪。它优雅地落下,飘了大半个黄土高原。换了单衣的我站在院子中央,瑟瑟发抖。脸颊上点点水滴顺着脖颈滑了下来,冷得我浑身打了一激灵。春日的雪,倒也不失惊喜。连日来因为干燥扬起的尘土,需要它的净化;淡去的情感,也需要它的记忆去维护,如此一想,我释然地莞尔一笑,任凭它在脸上流淌,那么热烈,那么亲切,那么滚烫......

  雪,是大自然最悲悯的泪水,因为悲悯而凝结。只有情感滚烫的人儿,才能将它消融,将它化为爱的纽带。

  那么今日,面对这春日里的飘雪,你,珍惜了吗?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