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分飘雪乍暖还寒散文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1-13 03:00 阅读:

  晚上7:30准时收看中央一电视台的气象预报节目:阴,有小雪。

  面对这样预报的结果我终是忍不住唠叨了起来:今天还报有小雨,却是连一滴雨星儿也没看到,搞不清楚那被形容为“春雨贵如油”的小雨下到了哪个局部地区去了。今儿又报有小雪,明儿就是春分了,万物已经复苏了,更何况前些日子气温高的都让人似乎感觉快要到夏天了呢,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下雪呢?哎,还真是名副其实说了错话也不用纠正的顶级节目了。

  老公听我牢骚满腹,声色并茂的模样,不禁笑了。“你管他准不准呢?冷了就加些衣服,随身带着雨具,不就万事大吉了吗?”他的态度自然与我是不同的,如今他的公司忙得脚朝天,全没有喘口气儿的机会,回到家中自然希望是一片安静和谐了;而我却是独自面对自己整整一天了,终于等到他回家了,便会找各种话题来说。他哪里知道,我哪里是对人家有权威的央视节目有意见,我不过是想找借口跟他说说话罢了。可,见他如此轻描淡写地化解了我的满腹牢骚,便自觉地闭上了嘴巴,不再吭声。

  “我一会儿还要出去,和人约好了谈点事儿。”他头也不抬闷声说道。

  “呃。”我的眼睛并没有离开电视,心中却多少有些不爽,大晚上的还约什么人谈什么事儿呢?可,既然他说出来了,我也不再说什么,假装专注地看那些不知情节的电视剧。

  待听到“嘭”的一声关门响后,我确定这个晚上只能自己陪伴自己了。

  “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你在眼前,想你时你在脑海,想你时你在心田……”是我的手机柔美的铃声,以前同事总笑我,说这手机铃声也太过柔美了吧,可我偏偏就是喜欢这样的柔软让人麻酥酥的铃声,百用不厌。

  无精打采地拿起手机,是老公。才这么一小会儿,他顶多也就刚到楼下,肯定又是什么东西落在家里了,搞不准又要让我给送到楼下去。

  “你猜怎么着?”话筒里竟传来了老公兴奋异常的声音。

  “怎么了?你什么东西落在家里了?”我忽然警觉起来,才几分钟的功夫就能让他那根沉睡的神经顷刻间兴奋起来,会是什么样的事儿忽然就刺激到了他呢?

  “你快去阳台看看,正下雪呢,还不小呢。”还没等我醒过闷儿来,他已然挂了电话。听着“嘟嘟”的盲线声,我不禁苦笑:四十多岁的人了,脾气还是改不掉,只顾自己把事儿说完了就挂电话,全不顾我的感受。

  放下电话,我几步便跨到了阳台上,一把拉开了厚实的窗帘,极目向下望去。

  只见,外面的天空阴沉沉的,却也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漆黑一片,只是有些灰蒙蒙的,一如我刚刚有些小郁闷的心情。小区里的路灯早已开启,一盏盏映射出了昏黄的光晕,像个沉睡中的老妇人,安详又安静。而在那昏黄光晕中,我却真实地看到了跳跃着的雪精灵,它们像一个个小孩子俏皮地在昏黄的光晕中兴高采烈地跳跃着,舞动着,一片片洁白的雪花飘然落下。

  雪姑娘的到来瞬间冲走了我的那么点儿小郁闷,刚刚的不满也早被我抛到了九霄云外。站在阳台上我开始欣喜地观赏着这迟来的雪花翩翩起舞着,心中竟有些跃跃欲试。我多么想和雪姑娘近距离面对面的交谈啊,喜欢雪姑娘飘落在身上的凉凉的感觉,更喜欢和雪姑娘一起玩耍嬉戏。可望望外面,不习惯晚上出去的我,终还是止住了脚步,压抑了那颗雀跃的心。

  老公回来的时候我已经躺下,我迷迷糊糊地问:“雪,还在下吗?”

  “早停了。”小雪不知道在何时,竟悄无声息地停了,似乎她从来没有来过一样,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春分节气的前夕飘了一场悄无声息的小雪,这儿不能不让我欣喜,在我的印象中,春分时节该是小雨来的时候,却突如其来地下了一场小雪,虽然短暂,却算别有一番风味了。

  第二天一大早,当我再一次拉开窗帘的时候,映入我眼帘的竟是白茫茫的一片了。任谁都没有想到,雪姑娘竟在人们进入甜美的梦乡之时,挥动了手中的魔术棒,把华北平原变成一片洁白的世界。

  下楼的时候,东方的太阳已然展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头颅,只是在太阳的周围围着一圈浑黄色的光晕。那是太阳与云彩之间的战争:太阳凭着强大的力量释放着自身的光芒,而云彩却在奋力地阻拦着、遮掩着光芒的四射,它们争得面红耳赤,谁都不让谁,最终形成了太阳周边的浑黄色的光晕。而此时空中飞舞着的硕大的灵动的雪花,潇洒舞出了她的精彩之处。

  原以为雪姑娘在前一天晚上已经悄无声息地停止了舞动,却不料在第二天太阳的照射下,雪姑娘像个风韵的少妇舞动得更加生动更加多彩多姿。硕大的雪花像一团团白色的棉花在空中乱舞着:飘落在车辆经过的地方,便落地入土,忽得便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片湿漉漉的痕迹;落在无人经过的地方,便和千万的雪精灵重重叠叠地增加了“棉被”的厚度。

  这是一个多么神奇的世界啊!在春暖花开,大地复苏的时节,竟飘起了硕大的雪花。在太阳光的掩映下,雪花和阳光舞出了一场绝妙的舞曲。

  太阳雪!这三个字不可阻挡地猛然跳入了我的脑海之中,是的,在春分的节气,在华北平原竟出现了如此罕见的美丽景观,怎么能不让身处此景中的我对大自然心存感激呢?雪是纯洁的象征,它洁白的颜色,它的灵动的身躯,它晶莹剔透的六瓣形状,它在绝妙的舞动中轻而易举地便把整个世界变成了洁白的一片;而太阳是权力能量的象征,它的热量可以让整个世界温暖起来,能够让一颗冰冷的心倍感温暖。而此时二者竟同时出现在我的面前,在我的经历中还是第一次。此刻的惊喜自然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呈现在我面前的是春阳冬雪的奇观,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景观,只有内心细腻的人,才能够感受着如如此的美景吧。

  我迅速上楼拿了相机再次下楼,在我手指按动快门的一瞬间,春阳冬雪这一奇特的景观便被我定格不动了。在我的相机中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位老爷爷和他的小孙子,老爷爷仿若回到了童年时代,和小孙子一起打起了雪杖,爷孙俩竟也陶醉在着洁白的世界里了。

  我的思绪似乎被拉回了童年时代:小时候,北方的冬天是个多雪的季节,那时候穿着厚重的棉衣,迎着飘然而落的雪花,飞跑在雪的世界里,自己便觉得走进了童话般的世界,那小小的,六瓣儿型的白色的小精灵在空中轻轻地飞舞着,落到哪儿哪里就变成了白色,我幼小的心灵尽情地享受着大自然的灵气,竟忘记了寒冷。儿时的我望着这小小的花瓣儿,欢喜至极,便想把它们接在自己小小的手掌之中,想尽情的拥有它们,以为自己的小手也会成为雪的王国,而满天飞舞的雪花偏偏跟我作对,小小的白色的花瓣儿落到手心的一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留下的只是凉凉的一小片水滴,我不死心,继续固执地想拥有白色于手中,结果可想而知,多次未果之后,我便委屈地跑进屋内,伸着冻得红红的小手,想求得母亲的帮助。母亲拍打着我身上的雪花,笑着说:“傻孩子,外面的气温低,而你手的温度又高,雪花落到你手中自然就融化了。”自此,我才莽莽撞撞地明白,很多事情不是随人的意愿而转移的,于是幼小的心中便不再固执己见,看雪花儿自然飘落到大地的怀抱,归于自然。

  站在白色的世界里,我又一次尝试着伸出双手,硕大的雪花飘落在我的手掌之中,有一点点潮湿,有一点点滋润,全然没有了小时候的那种冰凉。

  然而,春阳冬雪的奇观却如昙花一现般的短暂,在我还喜悦在春阳冬雪的氛围中时,当我还漫步在雪花飞舞的小路上时,太阳终于还是诱不过云的阻拦,不情不愿地隐入了云层的后面,天空瞬间便由刚刚的绚烂夺目变成了昏黄一片。转换的速度之快,竟让我产生了某种幻想:这样的转换如同一位壮年的男子突然经历了一场大灾大难之后,被时间隧道推动着而加快了步入老年的步伐,他似乎已经佝偻了身躯下去,而雪花也在不久后停止了漫天的飞舞。

  暖春之后的雪与寒冬腊月的雪有着截然的不同。冬雪给人们带来白色世界的同时,同时而来的是刺骨的寒风,是雪后路面的结冰造成的出行不便,寒冷让人们不得不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道路的结冰又让人们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躲避着出行带来的潜在的危险,所以,冬雪是美丽的却也有残酷的一面,它给大地的灌溉提供了资源,却给人们的出行带来了不便;而春雪则完全不同,刚刚还是厚厚的一层,银装素裹的世界,经过几个小时之后,便全部销声匿迹不见了踪影。只因为此时地下的温度早已回升,雪自然也禁受不住大地的召唤,早已化水入土,去滋润万物的根系去了,给我们留下的便只是湿润而新鲜的空气了。

  我还在担心着这场突如其来的春雪会让刚刚勃发出来的绿色受到打击而“夭折”呢,而几个小时后,才知道,原来自己是在杞人忧天了。大地的回暖让雪姑娘很快化成水去滋润了万物,不但没有让刚刚呈现生机的绿色“夭折”,反而为它们的生长提供了更多的动力和资源。

  也许这便是大自然给予这个世界最好的礼物吧。

  记2013年3月20日春分的一场春阳冬雪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