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牙医微小说

    2019-02-11

      牙医虾米身子晃进办公室的时候,心里还在嘀咕,我有行医执照啊!可是,表现出来的却仍是虾米身子弯了又弯:“科,科长……”胖胖的科长眼皮没抬:“拿了你的医疗器械嘛……”电话响了...

  •   Y局长日前在大酒店陪同来检查指导工作的业务上级吃酒时,喉咙不慎与鲜美的鱼翅发生了点小摩擦,一直感觉如鲠在喉不舒适。上午几个朋友相约去吃野兔时,他正在老板椅上漫无目...

  • 烟魂微小说

    2019-02-11

      我是一枝香烟,生来给人吸的。  烟吸完了,我的生命也就结束了。我并不痛恨吸烟的人,熄灭是我的宿命,怨不得谁。我只是一枝香烟,没有选择的权利。  被生产出来之后,我与其他...

  •   在机关里,人们都称呼他王师傅。有时,也把“王”字免去,称师傅。为什么这样叫?因为他在机关当过十五年的司机。  人们常把车间的老工人称为师傅,因为这些人都掌握着一门或几...

  •   天还没朦朦亮,50多岁的老郑头就披着那件散发着陈旧气息的军用黄大衣摸黑起床了。这件黄大衣与他相依为命近20年了,袖口已磨出了棉花,像一串珍珠项链星星点点地纠缠在袖口上...

  • 卷烟微小说

    2019-02-11

      张村的李大爷和村里的吸烟者一样,喜欢抽自己卷的旱烟,卷烟时,把长方形的卷烟纸,先卷成了上粗下尖的锥形,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攥着尖型的一端,右手往敞着口、漏斗型的筒子里把烟沫...

  • 爱微小说

    2019-02-11

      在村子里的一条柏油马路上,女人走在前面,背向前方,男人走在后面,像个孩子走路一样,向前蹒跚着。男人的眼睛紧紧盯着女人走过的脚步,努力使自己的脚步跟上女人。  冬日的暖阳...

  •   谁都知道村里的茂发老汉是个苦命的主儿。当年,老婆接着连着给他添了三个儿子后,一场大病,撒手西去。茂发老汉自此又当爹又当娘,其中的苦累自不必细说。这不,茂发老汉只是觉得...

  •   晓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  终究还是不能推诿。青湖自问,答应他的相求,真的只为天下,只为河山,只为家...

  •   这是张四望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已经失去了意识,睁不开眼睛,不能说话了。只是静静地躺在医院的床上,妻子王文莉守在他身边,他总是习惯摸着妻子手上的那枚结婚戒指入睡,一副甜美...

总:1024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